蛋壳公寓员工:北漂劳动者走上讨薪之路,工会在哪里?

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暴雷事件从去年10月末冒出苗头,到11月蔓延全国,蛋壳公寓相关话题多次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而“#蛋壳公寓拖欠员工工资#”是唯一一个与劳工权益相关的。

蛋壳公寓背后的实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20年一月在美国上市,运营公寓数量达41.9万间。当如此规模的公司资金链断裂,牵连出的是数量庞大的劳动者,及各类劳动关系常年存在的问题。

在租客的权益保护迎来转机的当下,蛋壳的员工,以及无数为蛋壳提供外包服务的维修员、保洁员,仍被拖欠数月工资,他们维权之路的转折点又在哪里?

住在蛋壳公寓里的蛋壳员工

张涛(化名)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直聘员工,他已经在蛋壳公寓的现场交付部工作了两年,同时,他的住房合同也是和紫梧桐签订的。去年11月,他刚交了下一季度的房租,可还没到起租日就被房东赶了出来。蛋壳公寓无法向业主支付租金,导致房东和租客的冲突事件数不胜数,不过住在蛋壳公寓,同时还为蛋壳公寓工作的张涛成了双重受害者。

每月10号是蛋壳发工资的日子,但11月10号这天,员工们并没有拿到10月份的薪水,而是在公司会议上被口头通知,工资发放将无限期延后。员工们在12月陆续离职,被拖欠两个月的工资算下来,在人均一万五到两万之间。“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是很大一笔数字,”老家在西安的紫梧桐员工周婧(化名)道出了北漂劳动者的艰辛,“我们情况不比租户好到哪里去,而且因我们员工较少,所以只是自己发声,并没有得到广大社会的关注。”

天眼查显示,紫梧桐公司的参保人数为2097人,以此估算,蛋壳公寓拖欠直聘员工的工资已至少达到3000万元的庞大数量。面对波及人数如此之多的欠薪,员工们自己组织起来,建了一个员工讨薪的微信群,人数达到了微信群人数的上限500人。他们每日前往公司咨询人事和上级领导,但得到的回复都是暂时没有任何消息。张涛告诉中国劳工通讯:“我们所有员工已经正常进行劳动仲裁,但是仲裁的(等待)时间非常长,而且离职时公司要求我们签订已经发放完薪资的不平等条约。”当劳动者已经在公司以及仲裁部门之间焦头烂额时,警察亦找到微信群群主,要求其解散微信群。

“(蛋壳员工)现在基本都是靠家人、信用卡、网贷过着生活。不少同事房贷、车贷逾期,已收到银行的通告。要找新的工作,也要等到跨年后,到时候逾期的恐怕更多。也有同事实在顶不住压力,回了老家。”虽然张涛描述的是蛋壳员工的近期生活,但这仿佛也是2020年中国劳工在新冠疫情下的缩影——企业经营出现状况、员工收入锐减甚至被辞退、贷款难以偿还、无奈离开城市回老家……

在接受采访的两天后,周婧离开了北京,回到西安老家等消息。离开当天,她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段自己途经天安门的视频,以此纪念自己四年的北漂生涯。张涛则没有离开的打算,他觉得虽然公司仍在推诿,但事件发酵成今天这样,公司应该耗不了多久,会有处理办法。

欠薪、不实“离职证明”、0元的申报税款

蛋壳触及法律边界的行为并不止是拖欠工资,在公司欠薪、员工讨薪这来来回回的两个月中,蛋壳每打一次擦边球,劳动者的权益保障就又后退了一步。

这中间,首当其冲的便是员工们口中的“不平等条约”,一份员工在离职时必须签署的书面文件。中国劳工通讯要来了这份“蛋壳公寓离职证明”,从文件内容可看到,这无疑是蛋壳撇清自己雇主责任的手段:首先,它确认了员工的离职日期,明确结束了劳动关系;其次,它要求员工确认,离职日期前的所有薪资已结算完毕;最后,也是兜底的一项,就是禁止员工此后向公司主张任何权利。

离职前,员工必须签订“蛋壳公寓离职证明存根”。(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内容如此不合理的离职证明,没有收到工资的蛋壳员工为何会签署呢?

张涛表示,不签这份“离职证明”,蛋壳公寓就不给员工做“社保减员”。社保减员本是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后,用人单位须为劳动者办理的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已拖欠工资、欠缴社保的蛋壳公寓却以此要挟离职员工。这就意味着员工若是不签署该份证明,自己的社会保险就仍挂在蛋壳公司,不能入职新公司,也无法把社保转成可以自己缴纳的个人账户,只能任由社保处在欠缴状态。可是,社保停缴后,参保人员将无法再享受医疗报销待遇,如果停缴时间达到3个月,那么一般需要重新连续缴纳社保满6个月时间后,才可以恢复医疗保障,这对于已经失掉工作、生活没有着落的蛋壳员工来说,已经成了无法承受的风险——无奈之下,员工均签了这份“离职证明”。

正式离职后,蛋壳公寓依旧没有对薪资发放给出正面回应。员工们渐渐把要回工资的希望寄托在劳动仲裁上,可是在静待仲裁结果之时,他们却发现公司依然申报了11月份员工的个人所得税,只是“收入”和“已申报税额”两项均为零。有的员工认为,公司在员工11月份收入这里填上零,是想彻底赖掉这笔工资,加之签订了“薪资已结算完毕”的白纸黑字,要回工资更显得希望渺茫。

蛋壳为员工申报的11月份税款。91110101327313607G为紫梧桐公司的纳税人识别号及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滞后于劳动仲裁的工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相关部门做出裁定的时间可长达60天。这样算来,蛋壳员工们的劳动仲裁,很可能在春节过年之前都无法得到结果。年关将至,员工的生活如何解决?此时此刻,他们又是否有劳动仲裁以外的途径来解决工资问题?带着这样的疑问,中国劳工通讯联络了紫梧桐公司注册地的北京市东城区总工会。

接听电话的是设置在工会法律服务中心下面的劳动争议调解中心,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蛋壳公寓暴雷后,监察、仲裁在内的劳动部分一直驻守企业,给员工进行释法、释疑,回应员工的诉求;而工会和仲裁机关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始终关心仲裁仲裁结果。可具体到工会为蛋壳员工的讨薪做了什么,工会工作人员则表示:“他们(蛋壳员工)现在不已经进入到仲裁程序了吗?走完审理程序、等待仲裁结果不就完了吗?”

如此看来,当蛋壳的劳动纠纷进入仲裁程序,工会便觉得自己无事可做,一切纠纷的审理、劳动者诉求的回应都成了仲裁部门的任务。那劳动争议调解中心的本职——劳资调解,工会又是否有落实呢?

“目前,可能(工会)更多是做职工的解释和安抚工作。我们调解一定要有一个调解结果,那后续的问题就来了——谁来履行?怎么履行?一定得是政府职能部门再去督办这些事。”在该位工会工作人员看来,现在并非工会介入调解的成熟时机,因为无论是破产清算还是有人接盘,只有等政府职能部门确定了蛋壳暴雷的后续处理,蛋壳员工的权益处理才能落实。

企业出现侵犯职工劳动权益的现象,工会提出意见调解处理——这本是《工会法》第二十一条对工会权利与义务作出的规定。如果东城区总工会日常的工作模式真的如电话中这位工作人员所说,工会介入任何纠纷都要等到政府职能部门之后,永远以滞后于劳动仲裁的角色处理问题,工会可以做的工作似乎也只剩下解释和安抚员工。工会的存在本是让劳资纠纷进入法律程序前可以有前置的处理,但类似东城区总工会这样站在一旁“袖手旁观”,法律途径就成了劳动者手上唯一一张牌,劳动者的胜算大大降低。以“服务职工、依法维权、促进和谐”为工作理念是北京市的工会组织,但在职工真的需要服务时退后一步、让政府、仲裁先行的依旧是工会。

在遭遇21世纪以来创纪录寒潮的北京,如果连担任劳动者“娘家人”的工会都不能给予劳动者切实的帮助,那这班无家可归、工资发放遥遥无期的的蛋壳员工,感受到的寒冷无疑更加刺骨。北京,作为吸纳了数以百万计北漂劳动者的大都市,如果连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也没能站出来,在劳动者权益受损时带领他们维权,更多劳动者只能在个人奋斗无法获得应有报酬、劳动权益无法保障之际,和蛋壳员工周婧一样,别无选择地,带着声明放弃所有权利的“离职证明”以及对劳动制度的失落离开首都。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