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裕元:一位工人眼里的大罢工

裕元的基本情况

裕元工厂比较多,各厂工资组成也不一样。鞋厂一般是团体件资,一条线一个月下来做千双鞋子,每双鞋子的奖金是2元,那么这条线所有人的奖金加起来就是一万。这一万里面,干部拿管理奖金,比例不详,剩下的属于员工。具体是由干部针对员工表现打奖金,表现好的就多几十百把块。底厂一般是拿个人件资,比如:一双鞋底的单价是2元,一个班做出50双,则那天的件资就是100元。不管团队件资还是个人件资,都有底薪,1310元/月(即2014年东莞市最低工资标准),裕元一直是按最低工资给底薪(裕元现在是1310,而高埗华宏眼镜厂底薪普工是1750)。老三厂/g8化工厂的加班费计算基数包括了:底薪+全勤+年资。其他工厂的加班费基数只按基本工资1310元算。所以说整体来讲,工厂工资包括:基本工资1310,加上全勤奖150,年资,以及加班费和件资<奖金>构成总工资。

因此未满三个月的新工人,大概拿2400–2500元,因为满三个月后才有170元的年资,满一年年资190元,以后每多一年加10元,最高年资290元封顶。在订单较多,正常加班的情况下,老一点的工人大概2700—2800元,不包吃住,包吃住要扣伙食费175,住宿费55。如果订单少,控制加班,大概只能拿到2200元甚至更少。

裕元工厂女工约占70%—80%。鞋厂女工多,底厂女工大约占一半,模具厂男工较多。其实所有裕元厂都有很多老工人。五年以上的相当多,大约占70%;十年以上的约占10–15%。老工人多,彼此熟悉信任,当然很团结。他们大多都是十八九岁一二十岁进裕元的,现在孩子都长大了,一家人在裕元工作的情况也很多。亲戚关系情况很多,大部分人都是老乡或者亲戚介绍进厂的,以前裕元在高埗还算不错的厂。

所以说你谈到的那种指责,其实并不客观。我认识很多三十多岁四十岁的女工,他们罢工的劲头和坚韧让我很钦佩。在这次罢工中有这样两位在老三厂工作的女工,都是三十多岁,一个做了一年多,另外一个刚进厂不久,她们都很积极地参与罢工。虽然她们文化普遍不高,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她们就是有一个朴素的信念:不能欺负人,我们只是要求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东西!我认识的人中,这样的人鞋厂底厂模具厂都有。

裕元工厂是这样布局的。三厂(老三厂,也叫AB栋),新三厂,制一鞋厂,上江城六七/八厂,低涌宝元C栋,这些都是鞋厂。制一底厂<橡胶厂>,一厂中底厂,加元1/2/3厂,G3中底厂,上江城橡胶6厂,IP厂,G8化工厂等组成底厂。底厂是鞋厂的上游工序,鞋厂是底厂的客户单位。模具厂有:YY2模具厂,YY3模具厂,G3模具厂。另外还有彰元射出厂,宝元纸品厂。高埗裕元所有的分厂就是这些。

从区域划分的话一厂(鞋厂/底厂),新三厂,老三厂,加元三厂,y2/y3/G3模具厂,加元一厂,集中在稍潭工业区。上江城有六七/八厂,橡胶六厂,G3中底厂,IP厂,宝元纸品厂。低涌区有宝元c栋,G8化工厂,加元二厂。

从品牌对应工厂的角度讲的话老三厂、G8化工厂、YY3模具厂,分别是NIKE的鞋厂、底厂、模具厂。制1鞋厂/制1底厂/1厂中底厂/IP厂/YY2模具厂、6/7厂是做阿迪达斯的。8厂做所罗门的品牌,他的底厂是橡胶6厂/IP厂,模具厂是YY2模具厂。低涌宝元C栋专门做ASICS,底厂是加元二三厂/G3中底厂,模具厂是G3模具厂。

我们工厂老三厂约1–1.5万人,一厂鞋厂约3000—5000人,新三厂约6000人,六七厂约5000人,八厂约5000人,C栋约6000人。YY2/YY3/G3模具厂总共约2500人,其余工厂人数不详。

工厂管理:干部和帮派的交织

裕元工厂的管理层级基本上是从上到下的顺序:协理-经理-副理-襄理-主任-课长-组长-班长。

工人和干部的关系上,模具厂的干部和员工关系很融洽,因为模具厂是技术工。而在鞋厂和底厂,干部有时会责骂员工(他们是普工)。还因为“台湾佬”拼命的压缩工时,增加产量,所以干部和员工的压力都很大,以前十个小时能做出来的产量,现在要求八小时完成,干部只能紧催员工,导致双方关系容易紧张。

因为鞋厂是团体件资,所以线长、组长跟工人的关系又比较紧密些,这就牵涉到“干部帮派”问题。在某个厂,往往是某个省、市的干部占据领导岗位,手下员工也是自己的老乡比较多。比如说,在一厂是湖北通山干部比较多且各单位主管多是他们那里人,而老三厂湖南常德的主管多,这样就在厂里形成另一伙势力。就因为这样,其实很多干部就是靠拍马屁升上去的,只会听上面的话讨好上面,对员工就是责骂,逼,管理粗暴。同时在本次罢工中,市总工会工作组转裕元公司回复意见时,同样提到“公司存在帮派(通山帮、常德帮)控制利益,要求一并处理”的问题。

相应的,面对经常出现的“台湾佬”想整某个单位主管时,该主管就联合老乡主管带领手下员工罢工,让台湾佬下不了台,还得求他收拾残局。

这次的裕元罢工中同样有这样的因素,主管没有明着带头,不过却在暗中支持,毕竟这也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同样裕元工厂这次如果没有干部带头复工,估计能坚持到五一。工友聊天群里就有人说,干部收了厂里多少钱,才出面要求员工复工。目前没证据,不敢确定。

大部分工厂都是这种情况,当初是干部暗中支持,后来又带头复工、甚至强迫复工。复工干部起了很大作用。当然广大基层干部是心向员工的,只是各厂各部门主管当了“走狗”。他们利用跟基层干部的私人关系,以及跟员工的老乡关系,恩威并重,软硬兼施,让员工复工。当初罢工,主管们至少是不反对的,因为赢了他们得利最大。后来可能他们得到好处或者是看到压力实在太大,态度就改变了,变成坚决的复工主义。掉转头,协助资方镇压罢工,甚至出现某某主管殴打罢工员工事件。后来所有主管都在劝导员工复工。

工友说在复工行动中主要是主管最卖力,有一部分基层干部想表现自己。罢工后期,大部分基层干部其实也是顶不住上面的压力,才劝说员工复工。基层干部其实没得到资方任何好处,他们更倾向于员工这边;但是身为干部,他们又不能公开反抗主管。

基层干部一直都是倾向员工。殴打强迫员工上班的都是课长级别以上的中层高层主管。在流水线上 干部和员工的关系不太好,但那只是工友内部矛盾,高层主管实际是站在厂方立场,说夸张点,是“敌我矛盾”。

从罢工中就能看出来,基层干部和员工即使平时工作中有些争执或冲突,但是在共同的利益面前,都是自己人。平时流水线工作的时候,线长和工人也会吵得很凶,几乎每天都会骂员工,比如动作慢了达不到产量或者做错了事。但这个正常。重要的是在面对共同的利益时,大家就团结在一起。工友说道:“就像国共,平时斗得你死我活,日本人打进来了,兄弟就齐心了。”

工厂流水线上面的流程,都是专人拿秒表测过的,哪一个动作要几秒钟都是算好了的,照这个标准来定产量。但是人不是机器,怎么能八小时一直保持这样的速度和准确性呢?人总会累,还要上厕所?所以,工厂的产量设定不合理,不够人性化。

工厂工程部工作的工人说,公司拿秒表测某一个流程,记下每个分解动作要多少秒,整个流程总共多少秒,然后以8小时去除以这个秒数,就等于一个班的标准产量。而个人件资的设定,就是用一个班(比如说工厂规定一个班每个人标准件资不能超过150)的目标钱数除以标准产量,如某型体鞋面,十分钟可以做1双,一小时就是6双,一个班八小时标准产量就设定成6×8=48双,再用150元除以48双等于每双鞋面的件资,直接把人当成机器了。

工友说:“测时间是细分到每个动作,打个比方,你吃饭,摆筷子几秒钟,拿碗几秒钟,盛饭几秒钟,吃饭平均几秒钟,一直记到你放下筷子为止,这就是你吃一顿饭的标准时间。”流程标准化是裕元的一个重要标志。做这样的事情也是很“得罪”人的。

这是很没有人性的标准化。台资厂很注重流程标准化。这种方式其实对品质的管控效果很好,但是在设定的时候,把人当成了机器,缺少人性化。在老三厂上班的一个工友说:“有时候赶流程赶得人受不了,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厂方为了控制成本,不让员工加班,但产量还是不断往上加。

罢工前后:强迫复工,殴打工人

4月5日那天去堵桥,是工友自发组织的,意图引起政府重视,14日刚开始时并不是全厂都罢工,当时工厂很多人都不知道那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相信没有人联络各分厂,很多厂根本就不知道“5号堵桥”,也事先没听说过。事后两三天才被传播开来。清明节假后,工人们去上班时才听说搞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觉得很惊讶。

对于那里的情况,据悉14日鞋厂几乎都罢工了,只有YY2/YY3/G3模具厂和C栋鞋厂/加元二三厂没罢工。第二天(15日),其他厂都自发响应,开始罢工。15号裕元全体罢工,起因是李路加副协理代表公司跟员工在稍谭生活区广场答复社保问题,他当时回复“社保和公积金无法补交,政府不同意。当场被员工轰下台。然后就有员工在QQ群里发号召,裕元全体罢工。14号李路加副协理答复员工的,当时新、老三厂,一厂鞋厂,一厂底厂,加元一厂,上江城6/7/8厂已经罢工了。裕元其他分厂全体罢工是15号。

在这次大罢工中先锋和主力最开始是一厂底厂。4月5日堵高埗大桥的各个厂都有,主力不知道是那个厂,当时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现在到了罢工后期,主力是老三厂,人最多也最坚决。

如果不出大的意外,除老三厂外的其他厂会慢慢复工,但老三厂的员工态度仍然非常坚决。很多老妈子都坚持了很久,很厉害。但26日开始,老三厂也大部分复工了,26号只有加元一厂还在坚持罢工。

针对24日那天的罢工情况是这样的,稍潭厂区除老三厂加元一厂和YY3模具厂外其他工厂被迫复工了,一厂和新三厂还有一厂中底厂被警察封锁出不来,上江城那边也出不来被封锁了厂门。C栋和加元二厂也是出不来,在厂里静坐未开工。其他厂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基本上没什么人开工,都是在厂里静坐。

分厂的情况也不一样,老三厂最坚决,一厂最懦弱。鞋厂人多,老三厂一万多人,是所有分厂最多的一个。25日下午老三厂大部分人根本没进厂去,卡机也被拆了,无法打卡。

26日G8化工厂发生打人事件,是干部打拒绝复工的女工。但在老三厂车间发生了警察进车间殴打女工的事件,之后几个警察强行把她抬走。有两车便衣混在工人中,发现有积极罢工的工人当场带走!裕元鞋厂已变成“裕元监狱”了!

除过G8化工厂女工被打事件,老三厂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有一个老三厂的工人:“老三厂是确定有这样的事,我亲眼所见。不知道为什么事,那个女工开始是被警察打,被打倒在地后她抱住警察的脚,后来几个警察把她抬走了,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

提到可以拉一个“要求东莞警方赔偿”的横幅,将厂里的情况反映出来,一位工友说道:“太黑暗了。现在是政府和资方赤裸裸的勾结起来镇压员工。”

26日老三厂已经复工。这次罢工算是基本结束,以失败告终。厂里几乎没让步,除了增加生活津贴230元。同时因为进度被延误很多天,所以开工后“台湾佬”可能会拼命压产量,但也会控制加班。工资可能会更低,客户减少订单,加班被控制了,加班费要少三四百。

官员、警察、工会与工人

对于此次罢工,居住在工友身边的亲人朋友都很同情他们,包括有些本地租房看门的老太太。可以说,这次大罢工得到了广泛的同情,连很多警察都跟工友们说:“只要你们不闹事,我们不会管!”

有一个工友曾说:“就前几天,在文华酒店那里,警察驱散工人,我拍照比较近,一个警察领头的过来说:‘不要拍’,我说:‘那我不拍就是了,我们又没违法。’他回答说:‘这么大的事,你我都管不了,只要你们不闹事不上街,我们也不会管你们的。’跟我说话的是身着正式警察服装的,不是特警和辅警,看上去应该是一位警官。”

前几天很多工友也跟在生活区执勤的警察有沟通,很多警察也同情工人们,但他们是纪律部队,必须执行上级命令。

整场罢工运动中工人和警察的关系开始时并不完全是敌对的。最开始,4月14日工人上街游行,警察确实驱散人群并殴打逮捕员工,大约到4月17日还是18日,老三厂一个员工被打伤无人管,躺在厂门口以后,警察就不敢镇压了,基本保持中立。但是到省工会介入后,资方和警察的态度就恶化了,疯狂镇压员工。实际上,秘密的抓人从未停止过,大家所谓的中立是指当上万员工聚集在厂区时,警察未明显镇压。省工会介入工厂罢工事件应该是22号或23号,他们收集员工意见后,就发出《复工倡议书》,呼吁员工复工。紧接着警察就封锁厂门,不让员工打卡,进入厂区的还不准出来。之后资方拆掉卡机,不让员工打卡。总给人一种他们好像是商量好了的感觉,工会,警察,资方,打一套组合拳,对象就是员工?

这种情况很多人根本没想到,有些工友看到省工会的微博,还以为自己有救了,“有娘家给他们撑腰来了”。一些工友的QQ空间上,对官方工会还是满不在乎的话。工人们都说,厂里这下该老实了?省工会都表态支持了,并且派工作组来协助解决。没想到事实并不是按照预想的发展。这里有一个很大的落差!工人们从抱着希望,到彻底失望震惊,似乎有一种被忽悠,被出卖的感觉。

还有就是这里有一份据说是由工友写成的《合法维权须知》 ,4月18日出现在网上,其中对警察都抱了很大希望:“要心平气和维权,我们的武警官兵,公安干警,都是纪律部队,令行禁止,千万别以身试,当然他们也要确保文明执法,不然就是知法犯法了哈”,还有“我们的武警官兵,治安干警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要相信党,相信政府,他们不会做不法分子的保护伞,更不会和工厂同流合污”——这是自那篇文章的言辞。再跟后来的情况一对比,真是尖锐的对比。

整个过程中警察一直就没文明执法。但是工人们对省工会抱很大希望,落差导致有点被欺骗的感觉。工人说:“现在就算工会说协助我们改选,积极分子也不敢出来了。出头就是找死!”

问题长期积压终于爆发

2011年裕元也发生过罢工,资料显示历史上发生过不少“小规模”的罢工,有一次是黄江裕元的罢工事件。黄江裕成鞋厂也属于裕元(宝成)。像这种小规模的罢工其实很多,不计其数。一般都是单个分厂因为某些政策引发员工罢工,但从未有过像这次这样全体裕元各分厂联合罢工的事情,这是个里程碑,标志着裕元工人已经从单独的一个分厂为某项制度不满罢工而上升到集体维权的高度。而且,以前都是自发的,这次却打出横幅,上術喊出诉求,也是一个很大进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正是由于资方长久以来对员工的剥削和打压,导致了此次的总爆发。2008年,yy3模具厂上千员工因为不满公司劳动合同的内容,拒签劳动合同,遭厂方打压,警察也是封锁厂门不让员工进厂打卡。员工愤而到东莞市政府门口静坐,后来政府出面要求双方重新审议合同内容,重签合同。

这次的罢工社保问题是导火索,其实还有很多问题,只是借此机会一起爆发出来而已。是长久积怨的结果。除了社保问题,工资低可能是最大的问题,已经多年没升职加薪了。其实裕元工人还算能忍的,以前每次东莞市涨底薪,都会扣工人们的奖金,员工一直都在忍。

以前有些年轻人争着进裕元,男生进裕元鞋厂,除非是熟手,生手的话还要花钱买进去,至少要花一个月的工资。现在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进去,新员工流动性很大。相对于高埗其他工厂,裕元的工资算最低的。现在高埗一般厂都是3000元以上,只有裕元是2700元左右。

高埗有个华宏眼镜厂,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普工工资大概有4000,而且每年加薪15%,有的做了四五年的,不加班都可以拿5000,而不过那个厂相应的也很难进。

裕元工资最低,却能这样一直留住人,是因为毕竟裕元是大厂,自己有裕元医院和幼儿园。比较稳定。大部分都是中年人,从一、二十岁一直做到现在,有感情了舍不得离开,或者离职后又再进裕元。而年轻人却不知道,所以很少进来。

因此这次罢工中,加薪诉求比社保诉求更重要!社保是一个最有理由罢工的话题而已。但真正的诉求还不强烈,但加薪30%不同,这个很有可能是最能团结所有人的诉求目标,只是后面都没怎么再提,后面的焦点都集中在要么补齐社保,要么买断工龄。

大家从简单的想出口气,到被资方压得太久,怨气太重,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些诉求,然后逐渐补充丰富。开始只是想将一下裕元厂的军,可是资方态度非常强硬,并且台干说“大陆人就是贱”,搞的大家都想把裕元搞垮,赔钱走人。最初的目的只是想增加待遇。而且江西安福裕元已经买断工龄,让大家看到希望。

社保或者其他什么,其实很多人有不同的想法。现在裕元大部分人都不想补交社保,因为要自己掏钱,很多人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钱,做的时间久的大概要几万,很难拿的出来!

传闻说安福已经买断工龄,他跟工人们的加薪诉求能否结合,目前来讲,还是不可行,省里不支持,估计就难搞定。厂里的文件也能反映出来,那里面有答复这一条(编注:即4月24日东莞市总工会给工人的回复意见)。

同时就算能买断工人也不一定选择走,因为很多离职回去过的工友,这次才刚进厂没几年,赔不了多少钱。很多人认为十多年的工龄被作废,会后悔死,如果有十多年工龄很多工人绝对耗到裕元赔钱走人。

同时工人也认为裕元在东莞撑不了几年。裕元这次名声已经臭了,客户肯定会减少订单,而且成本越来越高,员工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裕元最初在高埗只是一个八九百人的厂,扩展到高峰期十万人,肯定是赚了很多钱才有资本扩厂。但是员工并没有分享到公司的成长红利,“资本家赚死了”。公司前些天有一封公开信,好像就写的是88年开厂的。

信的内容这里不再赘述,需要说明的是因为大家都觉得那些公开信是在放屁,往往很快被撕掉。

工资太低 罢工仍是迟早的事

如果继续被封在厂里出不来,复工是迟早的事。即使现在复工了,等发工资员工一看,工资比罢工前还要少,肯定又会罢工了。

普工现在一个月大概2700,如果加了230就是2930,但是要扣社保和公积金约400(2930元×8%社保+2930×最少5%公积金),员工实际拿到手的工资是2500,比以前更少,员工会答应吗?这还是在加班和以前一样多的情况下,可是阿迪达斯已经明确表示要削减订单,可能其他品牌商也会效尤。因此有理由相信,员工加班工资将会明显减少!

2700元,加230元,工资真的不多。工厂违法十几年,现在却要完全让员工“依法缴纳社保”,钱反而比原来还少。换作谁,可能都不服。

而且问题是加了反而到手的工资更少,这里还有个前提条件是:加班必须跟原来一样多!可是现在阿迪达斯公司已经宣布会减少裕元的订单,加班会大幅减少,到时候工人大概只能拿到2300–2400就不错了。这样的工资员工无法接受,肯定会愤而罢工。

相信其他客户也会效仿阿迪达斯的做法,削减订单,客户不会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而且他们也要考虑社会影响,他们也怕被谴责。

所以目前社保问题靠资方现有的方案、再强迫工人复工,是根本解决不了的。这样的话裕元半年内可能会再次爆发大罢工,下一次的诉求只有一个:涨工资30%以上!因为2300–2400的工资实在无法生活下去了!

路在何方?工人前途迷茫

在高埗呆了十五年的一个工友,之后一直在裕元,他对裕元厂,对高埗镇有很深的感情。可是,裕元,高埗,你们拿什么来让他们爱?很多人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都奉献在这里了,可是当他们老无所依,难道他们真的只能活在新闻联播里?

高埗已经成为很多人的第二故乡了,裕元厂就像很多人的家,对很多工人来说,这是一种很真诚朴素的感情,曾经大家身为裕元人而倍感自豪。

工人们只想有体面的工作,有尊严的生活。

工人们热爱党,热爱我们的祖国,也都希望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可是,如果当经济持续发展而工人不能享受到发展的红利,这不是一种正常的局面。

在一个大厂呆久的人,就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很遗憾珠三角的很多大厂,对员工并不好。在外面漂多了,反而就没那么强烈的归宿感。很多人只想回老家。但是回老家又挣不到钱,非常矛盾。

有的工友之前回家呆了一年,发现已经跟家乡的一切脱节了。以前回去,老家里的人还觉得你有点本事在外面能呆的下去,现在问都懒得问了。

曾经有个主管说:“他早些年每次回去,很多人都热情的打招呼;现在回去,人家除非面对面了,才跟你打招呼,有人还问他:‘还在外面打工啊?’他回答:‘是的’,对方回复:‘那也是没办法哈‘,他当时就无语了!”

回去了,没有本钱做生意投资,也没有一门手艺,很难,不知道干嘛好。在工厂学会的技术,回去用不上。大家的老家没有类似裕元的工厂。

年纪大了,还能做什么呢?很多厂超过35岁就不要了,技术工可能稍微好点,但也不可能一直打工吧。而且这种情况到处都差不多,年纪大了公司就是不会招。鞋业在中国已经走下坡路了,而我们只懂做鞋子。

来源:工评社

Section: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