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移动“大裁员”背后

8月19日下午,针对有媒体报道“中移动大规模裁撤劳务派遣员工:涉及近30万人”一事,中国移动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中国移动并“没有撤劳务工安排,报道不属实”。

该媒体在文章中指出,根据一份中国移动近期内部资料显示,目前劳务派遣人员占比为62%。为了落实人社部《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相关规定,在2015年底之前,需要对近30万劳务工进行职位调整。

报道还称,中国移动全国范围人员调整,今年6月山东率先裁员,全省17市裁员超过6000余人,大部分为劳务派遣人员。由于没有提前通知、强制裁员、没有发放任何补偿款等原因,菏泽、枣庄、泰安等地被裁员工自发组织示威抗议。据21世纪经济报道,山东菏泽移动并不承认裁员的说法:“你们是华博的人,不是移动的,是华博裁的你们。”

据不久之前中移动发布的中期业绩报告显示,中国移动上半年营收为3247亿元,同比增长7.1%,股东应占利润为577亿元,同比下降8.5%。在收入增加但利润下滑的情况下,中移动转型面临“阵痛”。

中移动被曝“忽悠”员工跟第三方签协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山东菏泽移动前员工张锐(化名)正在等一笔“据说会在8月底发放”的裁员补偿款。“已经等了1个多月。”张锐说:“我们市还有400多被裁职工都在等这笔钱,再不给,我们就起诉。”

2014年6月25日,为菏泽移动打工7年的张锐突然接到菏泽移动公司的裁员通知,7月10日,张锐不得不在解约合同上签字,结束了自己的移动生涯,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整个菏泽移动有相同遭遇的人约为400,我是这批人里最早进入移动的。”张锐称:“没有提前通知、强制裁员、没有补偿,我们集体去抗议,但没有效果。”

菏泽移动并不承认裁员的说法:“你们是华博的人,不是移动的,是华博裁的你们。”

张锐回忆:“2011年,移动公司以交社保的名义,忽悠我们跟‘华博’公司签了一份协议。签了该协议之后,我们还是在移动上班、做原来的工作、在移动领工资。包括最后解约合同,也是移动公司领导到我家里强制我签的。”

张锐无奈表示:“为什么我们都成了华博的员工,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

多位被裁员工称:“移动把裁员的责任名正言顺地推到了华博头上,投诉、抗议都石沉大海。”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枣庄、泰安等多地移动公司。据了解,山东移动所辖17个市级移动公司都背负了数百名的“裁员”指标。

“今年6月份在全省实施裁员战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省公司人士确认:“总裁员规模超过了6000人。”

“市公司人员分为三类,合同工、劳务派遣、临时工,这次裁员主要是劳务派遣、临时工。”一位滨州移动劳务工称:“省公司要求压缩劳务工比例,我们这些没被裁掉的,工资压缩了很多,已经有人主动离职了。”

山东移动省公司的“压缩劳务工比例”的要求,来自于中国移动集团。一份中国移动近期内部资料显示,“公司目前劳务派遣人员占比为62%。集团公司将落实《劳动合同法》、推动劳动用工结构调整问题,总的目标是实现用工总量零增长或负增长;劳务派遣用工占比年底前下降到50%以下,2015年底前下降到10%以下。难度相当大。”

据了解,根据人社部最新《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用工单位使用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单位用工总量的10%,超过这一比例的用工单位要在2016年2月底之前逐步降至10%以下。”按照这一要求,中国移动总用工数约57万,在2015年底之前,需要对近30万劳务工进行职位调整。

山东移动裁员正是因此而起。除山东移动之外,多数省公司也在启动裁员计划。山西移动在今年3月份已启动首次裁员,第二批裁员正在进行中,一位不愿具名的忻州移动人士告诉记者:“两次裁员数加起来可能跟山东规模差不多,不过我们有补偿,而且主动离职补偿双份。”据了解,湖南、福建、黑龙江等地移动公司也处于裁员进行时。

8月19日报道:中移动多省分公司大规模裁撤劳务工

8月19日媒体报道称,中移动山东、福建、山西等省公司正在进行裁员计划,大量劳务派遣员工被裁撤。

今年6月底,山东移动率先开始裁员。据山东移动省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全省17市裁员超过6000余人,其中大部分为劳务派遣人员。

由于“没有提前通知”、“强制裁员”、“没有发放任何补偿款”等原因,菏泽、枣庄、泰安等地被裁员工自发组织示威抗议、上访、起诉,但均未能起效。目前,这些被裁员工依旧没有得到合理的安置方案。

据上述移动人士透露,之所以大量裁撤劳务工,是因为人社部《劳务派遣暂行规定》要求:“用工单位使用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单位用工总量的10%,超过这一比例的用工单位要在2016年2月低之前逐步降至10%以下。而山东移动在此前业务扩张中招聘了大量劳务工,比例远远超标。

调查发现,山西移动、黑龙江移动、福建移动等地也均在进行劳务工裁员,其中山西移动已属今年第二次裁员。与山东移动不同,山西移动给予裁员补偿,并给主动离职者提供双份补偿。

中国移动正在执行全国范围的人员调整方案。一份中国移动近期内部资料显示,该集团目前劳务派遣人员占比为62%。为了落实相关规定,要求劳务派遣用工占比年底前要下降到50%以下,2015年底前下降到10%以下。

中国移动总用工数约60万,也就是说,在2015年底之前,需要对近30万劳务工进行职位调整。

此外,与中国移动人力结构类似的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也有相应的裁员计划。有江西电信人士爆料:“江西电信将在未来通过裁员、内退、内部创业等方式优化1/3员工。”同时,天津联通一位管理层也表示:“集团已经向各省下发新的裁员考核,把人力优化为重点。”

难解的“人力结构矛盾”

“虽然都需要裁员,但真不应拿劳务工开刀啊。” 一位天津联通管理层人士称:“运营商的劳务派遣人员主要分布在营业厅、社区销售,是我们贡献收入的一线人员。”

他表示,在近几年的营业厅改革、社会渠道改革的转型中,一线的劳务工始终处于市场化改革的最前线,已经成为天津联通“最贴近市场、最有工作效率、最有活力”的人,“而且,劳务工普遍很年轻,是我们的新鲜血液。如果把他们裁了,谁去跑业务?”

“事实上,我们现在缺少劳务工。周六、周日,营业厅都排长队,根本忙不过来。”该联通人士表示:“相反,内部的正式工、管理层仍然低效率状态,长期不到岗、闲职者很多。最合适的办法是优化这些体制内员工,把绩优劳务工转正,这样能减少劳务工的比例。但被裁的不该裁,该裁的裁不掉,这太难了。”

这种人力结构矛盾或许是大多数传统企业的通病。今年6月,海尔集团CEO张瑞敏曾公开表示:“今年,海尔会裁员1万人,主要是中间管理层。”

“人力结构矛盾已经严重制约运营商当前的战略转型,这是企业发展的核心问题。相比较而言,OTT冲击只是不重要的外部竞争。”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一位专家举例,此前西班牙电信曾宣布成立数字化部门实行互联网转型,但该战略尚未启动就夭折了。其根本原因就是缺少互联网人才,以及管理层的权利纷争。

而需要指出的是,这种人力结构矛盾还在持续放大。“一方面,被体制舒服的管理层愈发拥挤,另一方面没有合理的晋升机制、激励机制,我们根本留不住年轻人才。”该广州研究院专家表示:“这才是我们在人员调整时真正需要面对的问题。”

收入增利润降 中移动转型面临阵痛

收入增加但利润下滑,中国移动8月14日公布的中期业绩报告展现了转型的“阵痛”。报告显示,中国移动上半年营收为3247亿元,同比增长7.1%,股东应占利润为577亿元,同比下降8.5%。

在中国移动“语音到流量、数字化服务”转型中,传统语音业务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750.8亿元下降到1657.8亿元,虽然同期数据业务收入从去年的953.9亿元上升到1219.1亿元,增幅超过语音业务下降部分,不过由于投入上升,未在利润上体现出同期正增长。

“运营商传统业务都在萎缩,新的收入增长主要靠流量实现,但现在流量方面的投入比收益大。”独立电信分析师马继华接受采访时表示。

过去几年,中国移动连续实现利润的高速增长,依靠的正是其当时处于移动语音代替固话语音的大时代背景。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移动语音业务下降,除去国内移动通信市场已趋近于饱和、行业竞争加剧等原因外,还与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数据流量的需求大于移动语音有关,中国移动不得不承受着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产业价值转移“阵痛”。

“从利润上看依然会有很大挑战,不过也想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挤水分。”移动总部员工说,“领导层觉得可以放水养鱼,但不要把市场丢掉,希望大家看得长远一点,储备能力,这两年要忍受一个业绩上的谷底。”

“语音下降的趋势是不能避免的,但OTT也提升了我们的流量,关键在于流量这些新业务的提升能不能更快地发展。”一位地方移动市场部负责人表示,目前也在积极和一些互联网厂商、游戏厂商合作,并且会利用一些互联网厂商渠道拓展流量价值。

中国移动中期业绩报告显示,中国移动推出了多款以流量为主的资费套餐,移动数据流量同比增长幅度达到91.4%,无线上网业务同比增长51.8%,占通信业务收入比重达到24.2%。

但报告也指出,为了支撑数据流量的“爆发式增长”,特别是为了拓展4G业务,中国移动加大了资源投入力度。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此前预计,2014年中移动4G网络投资预计将超过500亿元。

中国移动还表示,除了上述因素,由于受到营改增、网间结算标准等政策性因素冲击,导致出现了利润下降。

电信运营商同工同酬难落实

去年有报道称,2013年7月1日起实施的劳动合同法修正案,不仅严格的规范劳务派遣,同工同酬更成为最大亮点,很多人欢呼劳务派遣工迎来春天。2013年8月7日,进一步保障临时工合法权益的法案《劳务派遣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出台,提出企业员工派遣比例应控制在总用工数量10%以内,电信、电力等派遣工较多的企业将迎来一系列如何处理派遣工的难题。

派遣工的问题早成为社会问题。此次《劳务派遣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调整的初衷便是进一步保障劳动者权益。IDC发布“探讨如何应对劳务派遣法规调整”的报告称,在此次征求意见稿中,派遣工相关的企业需关注三要点:企业员工派遣比例控制在总用工数量10%以内;三产公司类型的单位属于不得设立的劳务派遣单位;企业或服务商都不得随意解聘派遣员工。

以金融、电信、电力、石油石化、政府等大型企事业单位,劳务派遣已成为其普遍用工形式的一种,有部分企业员工派遣比例已超出总用工数量的10%。电信行业,更是劳务派遣用工大户,在某些地方甚至超过50%。

企业员工派遣比例控制在总用工数量10%以内,意味着很多派遣工将面临是否被电信运营商“收编”。

IDC表示,随着用工形式的变化、人员的流动,在一定程度仍会对企业业务造成影响。对于身处经济转型期的企事业单位,尤其派遣员工比例较大的企业,如将所有原派遣员工“收编”为正式员工,其成本、管理等各方面在短时期内都会造成较大的压力。

电信运营商用工分为A、B、C三类,其中A类员工一般指直接与省公司签约的员工;B类大多是与人才代理签约,由人才代理派到移动工作;C类员工则属于聘用的员工,即一般劳务派遣工。其中A、B类为正式在编人员,面对用工总数不超10%的规定,运营商对C类员工去留的处理将变得棘手。

2013年6月1日,中国移动某分公司划定了劳务派遣的范围:公司岗位中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主要包括:市场营销、网络维护、客户服务等相应工作岗位。也就是说派遣工几乎可涵盖公司所有业务岗位。

2011年,有数据称,中国联通大约有15万正式工,劳务派遣工35万。据通信人家园网友爆料,2011年联通派遣工比同岗正式工收入每年少2万元。假如全部“收编”,同工同酬,并且各个派遣工都以同一岗位计算,那么联通需要多支出70亿元,而联通当年净利润42.1亿元,成本之大可想而知。

在等级制度分明的三大运营商内部,劳务派遣工原本“干活多、拿钱少”,因待遇低、指标重而不满,与企业之间劳资纠纷时常发生。所以,如果不“收编”,在派遣员工过渡期及以后、或劳动合同到期后的去留问题,将成为运营商未来一段时间所需要应对的潜在风险。

随着劳动合同法修正案跟《劳务派遣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的发布,所允许的不超过总用工量的10%派遣工,也要同工同酬;并且相关人士表示,即便其他被裁派遣工所做的业务外包,并不节省费用。运营商用工成本增加在所难免。

某些地方运营商从几年前就开始不招派遣工,都改成外包性质的,这些年派遣工一部分通过考试转正,一部分转为外包,或者留有一定比例的派遣工,反正想法子让你碰不到同工同酬的范围,这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一运营商员工如此表示。

随着新法律的相继出台,不仅要求同工同酬,派遣人员更被定于不超过总用工数的10%。有些地方运营商早停止派遣工招聘,截住源头,然后对所在队伍的派遣工适当收编,适当予以补偿金劝其退出,将业务适量外包,从而成功将派遣工用量控制在总数的10%以内。但某些地方运营商派遣工超过总用工数50%,数量太大,裁员在所难免。即便派遣工转签为第三方的外包工,将公司与员工的关系原来的由雇佣变为第三方的服务,也是变相的裁员。

劳动合同法修正案7月1日实施之际,通信人家园进行了一次关于同工同酬的大讨论。除一些人表达了对同工同酬的期待,更多人却觉得实施难度太大,认为派遣之外还有外包——派遣工最多的选择或许只是从派遣工到外包工的转换。甚至有人直接漠然,同工同酬口号喊了这么久,从未实现,即便上升到法律,好像依然离自己很遥远。

还有人看得比较透彻,他表示,劳动力市场也就那么回事,派遣或临时工也就是等于底薪招人。如果不允许的话,无非就两种情况:企业减少招聘人数,因为它觉得少些人数也可以完成工作;或者企业发现必须要这么多人,那就必须承担增加的人工成本。基于目前通信业的情况,基本可以说企业会选择前者,即减少临时工数量,少量增加在职员工收入,同时相对大幅提高员工工作量。而减少派遣工的渠道无非是转签外包,或者直接裁员。

当然运营商一直有派遣工转正的政策,但是这与派遣工的文凭、年龄、业绩以及工作年限都有很大关系,成功转正的毕竟少数。就算被收编为正式工,或许又被定性为低层岗位,同工同酬同样无法实现。

也有相关专家称,做到同工同酬很难,首先,这个工怎么来定义与衡量,除了要做同样的工作,还要达到同样的工作效果。并且对于新法规,劳动部门不来主动管,员工自己维权的成本比要求的利益还高。因此,现在不缺乏的是法律法规,关键是执法的力度。同工同酬不仅仅在于相关企业的自律,更在于第三方的监督。

来源:中国经营报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