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一汽大众千余派遣工要求同工同酬,三名代表遭刑拘

2017年5月21日一汽大众维权工人聚集公司门前喊口号

派遣工要求同工同酬

吉林省长春市,千余名一汽大众劳务派遣工人发起维权行动,要求同工同酬。5月26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刑事拘留三名工人代表符天博、艾振宇、王帅。其中两名,艾振宇、王帅已获取保候审。6月7日,公安机关对符天博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春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第二看守所。

据悉,长春市一汽大众有三千多名一线劳务派遣工,大部分有十余年工龄。根据工人在网上披露,劳务派遣工的工资只有正式工的一半,而一概没有正式工的福利。对于劳动报酬和福利待遇,派遣工人纷纷表示,“干一样的活,挣不一样的钱”,“脏活累活都归我们干,福利待遇一个没捞着”。此次维权的主要诉求是补偿多年工作中同工不同酬的差额,并在今后的工作中保证同工同酬。

除了一线车间的工人,一汽大众还有许多职能部门的文职人员是劳务派遣工。这些文职人员多数是女职工,他们也饱受同工不同酬的剥削,声援了此次一线车间工人的维权行动。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六十三条,“被派遣劳动者享有与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同工同酬的权利”;第六十六条,“劳务派遣用工是补充形式,只能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第六十二条规定,用工单位应当履行下列义务,包括“支付加班费、绩效奖金,提供与工作岗位相关的福利待遇”。《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九条指出,用工单位“不得歧视被派遣劳动者”。

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在长春市总工会的主持下,五名工人代表与长春市一汽大众及劳务派遣公司宏鑫友业展开了两轮谈判,参与谈判的还有长春市总工会及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会人员。两轮谈判并无实质性成果,约定的第三次谈判后亦不了了之。

在谈判并无进展的情况下,2017年1月至2月,1000多名维权工人向汽开区申请劳动仲裁,然而未能在法律规定时间内收到仲裁受理通知书。工人们随即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亦未受理。

一汽大众的回应

一汽大众方面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出示正式工工资相关信息。关于员工购车的福利问题,一汽大众认为劳务派遣员工不属于一汽大众正式员工,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风险。

关于同工同酬问题,一汽大众发布了从一线被派遣劳动者中定向招聘劳动合同制员工的转正计划。预计从被派遣到公司工作满10年的一线被派遣劳动者中,招聘2400个操作工作岗位。其中仅500个岗位在长春,其余岗位在天津、成都、佛山、青岛。

工人对此却并不买单。一方面,工人们在长春一汽大众工作十余年,拖家带口去外地转正不切实际;另一方面,工人们视转正为公司的收买和分化,三千多名劳务派遣工人争取少数转正名额机会渺茫。转正在许多工人眼里是腐败的代名词。据微信消息,一汽大众发出转正流程及申报条件的文件后,就有人出售留长春的转正指标,价格在十一万至十五万之间。

为配合转正计划,公司对派遣工被派遣到公司一线工作时间进行了公示。许多工人表示自己的工龄被克扣。5月23日,根据公司公示文件指示,数十名派遣工人到人力资源部反映工龄被克扣问题,未获得任何回应。

从全总到企业基层工会的参与

去年年底,长春一汽大众的劳务派遣工人向中华全国总工会写信,反映同工不同酬问题。根据全国总工会的指示,工人们来到长春市总工会反映情况,案件后被转交至汽开区工会。然而汽开区工会调查一番后,仅避重就轻地表示劳务派遣单位在合同上没有克扣员工工资的情况。

在长春市总工会的调解下,先后举行了两次劳资谈判。在谈判无重大进展的情况下,原本约定的第三次谈判不了了之。工人后又请求长春市总工会全程参与劳资纠纷案件,市总工会接受了该申请,专项指导并帮助工人们申请劳动仲裁及诉讼,而仲裁和诉求皆未被受理。

企业基层工会在这次维权中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六十四条规定,“被派遣劳动者有权在劳务派遣单位或者用工单位依法参加或者组织工会,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劳务派遣公司宏鑫友业的工会却遭工人们质疑,工人们认为公司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首先要依法选举职工代表,靠内定代表通过有关决议是不合法的。今年5月,宏鑫友业要求劳务派遣员工登记工会会员并办理会员服务卡,遭工人们抵制。

此次维权行动,各级工会——从中华全国总工会到长春市总工会,再到汽开区工会,及至企业基层工会——从上到下都参与其中,而效果甚微。

半年多来,工人们利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机制和信访制度,联系司法部、省人社厅、各级劳动仲裁部门、各级工会,一直坚持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维护自己的权益。然而有关部门滥用职权,以维稳思维应对劳资纠纷,将经济领域矛盾扩大至刑法适用范围,拘留三位维权工人代表。

合法维权,代表被抓

5月26日,三名工人代表符天博、艾振宇、王帅先后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名,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此前,工人的维权行动亦遭受多方压力。在工人实名向长春市总工会反映情况后,一汽大众领导随即找到该名工人问话。一汽大众在内部文件中要求工人汇报身边劳务工“异常情况”。维权工人代表一度被调岗至体力更繁重的岗位。许多维权工人接到自称派出所的电话盘查。原定五一徒步活动在压力下取消。各种盘查骚扰状况在2017长春国际马拉松赛期间进一步加剧。5月21日,劳务派遣工们仍旧举行了长春国际马拉松赛的谢幕庆祝活动。

尽管存在多方打压,一汽大众派遣工人仍坚持维权。代表艾振宇在取保候审后,在微博理性发声,呼吁以法律的力量解决同工不同酬问题。代表符天博的妻子在符天博被抓,手机被没收的情况下,接管了符天博的微博账号,继续向外界发布工人维权的最新进展。

Back to Top